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水流深

歌德云:万峰之巅,群动皆息。成语云:静水流深。至高者,故能静也;至深者,故能静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从事教学、编辑等工作,现就职于某事业单位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敝帚自珍之九】寻找都市邻里文化的悲哀  

2014-07-11 09:57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敝帚自珍(之九)

 

寻找都市邻里文化的悲哀

——兼与张瑞华及纤夫俩先生商榷

 ●红 芳


读完贵报1110日、17日连续刊登的两篇观念各异的文章:《寻找都市的邻里文化》(以下简称《寻找》)和《寻找都市邻里文化的误区》(以下简称那个《误区》),笔者感到有点困惑和茫然,而在这种思想观念梳理不出头绪的混乱背后隐藏的,是一种你不说倒明白、说了就糊涂的悲哀。恕我才疏学浅,面对两篇文章各执一端的夸夸其谈,突然怀疑自己的头脑和智力出了障碍性的问题。请允许我借用《寻找》中的半句话来说,恐怕是自己心中的“高层建筑在作怪”,否则,还会有什么新东西呢?

是的,随着改革开放的纵深推进和中西文化的交汇融合,都市百姓的文化心态(心理结构)——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、生活情趣和利益诉求有了相应的更新和嬗变,正如纤夫的《误区》所言,工作节奏和生活节奏加快了。这无疑会直接或者间接地影响到邻里文化的存在形式、内涵、走向和价值定位。《寻找》的胆子真大,一锤定音地宣判了都市邻里文化的死刑!居然断定从市民搬进“高层建筑”那天起,它就莫名其妙地“失落”了,“衰颓”了,而且一去不复返,呼吁人们赶紧去“寻找”!因此,港商才打主意在无锡建设泰康新城,张先生就挤眉弄眼,只不过有点欲抱琵琶。《误区》则多少有些精神胜利地欢呼,都市邻里文化亦然活得很好,只要随便出去“走走看看”,“一种新型的邻里文化正向大家热情地招手”,“还面带微笑呢”。唉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连都市的邻里文化也学会了自作多情,搔首弄姿,只落得我等枉自嗟呀,不解风情……

我们知道,无论哪一种文化的萌芽、长叶、开花、结果或者逐渐走向衰败、凋谢、败落乃至最终消逝的原动力,其实跟某段历史形态的沉浮一样,如出一撤,是特定社会时代里诸种因素合力推动的积淀和产物——而在所有的因素中,衣食住行等自然是义不容辞的第一推手,并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。要不然,不知纤夫先生会在“面带微笑”的邻里文化的那张粉脸上,又涂抹上雪花膏、口红、胭脂等夹杂不清的新玩意。到那时,我们连陶醉都来不及,谁还有闲功夫去说三道四呢?

先生对所谓“失落”了的美好人际关系的“寻找”,其企图我们不便妄自猜度,可以肯定的是,臆断的假设和自欺且欺人的留恋,其实质或者说真相,显然是他本人在现实中的被冷遇而产生心理失衡,是酸文人失宠后躲进小楼对远去的历史所隐瞒的泪眼婆娑的单相思。但是,要开倒车退回过去,纤夫说得对,“恐怕历史老人不答应”。就算张先生住进泰康新城,不出一年半载,他定会离家出走并四处流浪,最后重蹈覆辙,返回现实的社会关系中继续“寻找”他自认为“失落”了的邻里文化。

至于纤夫呢,刚出手就咄咄逼人,装腔作势,生搬硬套一些时髦拗口的辞藻吓唬读者,然后逼着我们乘着夜色去夜总会、俱乐部以及歌舞厅“寻找”都市的邻里文化。我们自然心照不宣,纤夫寻找到的“文化”里头,只怕一部分见不得明媚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。当然不能说纤夫居心叵测,心怀鬼胎。若是这样,我们未免狗咬吕洞宾了。

按笔者的浅见,只要我们生活的不是真空——当然,但凡有人烟的地方固然不会存在文化真空——都市的邻里文化就存在,只是不像《寻找》那样悲观,长吁短叹,也不像《误区》那样乐观,沾沾自喜。可悲可叹的是,现在有许多自命清高的书呆子,整日坐井观天,忙碌于笔墨纸砚之间,寻章摘句,引经据典,看似高深莫测,实则是数黄论黑、舞文弄墨的雕虫小技,于国家的治理和社会的改良,自是胸中实无一策,亦是空对空的开黄枪!

都市的邻里文化是一个复杂的大系统,不仅贯通古今,而且连接中外。在未来的文化实践中,我们需要面对的东西还多着呢。人们不是常说,一些原来的好东西变坏了,而一些原来的坏东西变好了?一切都在“变”,这需要观察者具备唯物辩证辩证的眼光并顺势而为,以变应变,以快制快,把握话语权。时至今日,对已呈现“外引内联”格局的都市邻里文化,我们确实应该循序渐进地加以疏导、指引、呵护和培植,实施社会化的治理和改良,而非衙门式的草率的行政封堵。但是,要好好学学园丁在园子里栽花种草的功夫,中间有一个选择和取舍。鲁迅先生的《拿来主义》,大家都读过,不妨拿来重新翻翻。

哦,本来是要走的了,差点忘了告诉纤夫,这个是是非非的邻里文化,恁使我义气感激,竟然无端缠绵,也如他那般情义涟漪地联想起徐志摩《再别康桥》里的诗句,因为“那河畔的金柳,是夕阳中的新娘……在康河的柔波里,我甘心做一条水草” ……

(注:此文刊发于《云南民族报》1998年某期第七版,系本人以笔名为之,这种唱双簧式的意图和期望,在《寻找都市的邻里文化》一文所加的按语之中已经坦露心迹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