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水流深

歌德云:万峰之巅,群动皆息。成语云:静水流深。至高者,故能静也;至深者,故能静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从事教学、编辑等工作,现就职于某事业单位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敝帚自珍之四】水患:长江的控诉  

2014-06-23 18:58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敝帚自珍(之四)

    按语:1998年夏季的长江、嫩江流域特大水患,是世纪末的中国人一块永久的伤痕。那年某月的一天,我伫立在昆明大观河畔一幢阁楼的办公室里,依窗东望,蹙眉低徊,情思凝重地遥想沿江两岸的嘶声和呐喊,以及灾区的乡亲们号呼奔走、背井离乡的悲凉,竟然唏嘘不止,泪眼婆娑,点点滴滴,模糊了窗外风雨飘摇的河岸杨柳……

是夜,我闭门谢客,把自己关闭在河畔的那间出租屋里,连夜写下了《水患:冰点之忧》、《水患:长江的控诉》、《水患:长江的反思》等三篇文章。后来,这几篇文章先后发表于《云南民族报》头版,引起了读者和同仁的反响,此处恕我不表。本期“敝帚自珍”系列选择第二篇,即《水患:长江的控诉》,惟日期现已难以索考。其余两篇,我将尽快在自己的博客里刊载,届时敬请朋友诸君不吝赐教!

如今,十六年过去了,灾区人民的家园早已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,可谓今非昔比,使人倍感欣慰。古训曰: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眼下,恢复生态、再造山河的担子依然艰巨,任重而道远,让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努力,把准备做在前头,负责地给祖先和子孙交一份问心无愧的考卷。但愿,历史的悲剧不要再重演;但愿,乡亲们伤痕累累的眼泪不要再流淌…… 

【敝帚自珍之四】水患:长江的控诉 - 青儿 - 静水流深

 水 患:长 江 的 控 诉

●张瑞华

 

    中华民族的发祥地,全在奔流不息的大江之畔大河之滨;文明的祖先和祖先的文明,全依赖于水!

人类自身的生命实践明白无误地证明,自然之水乃生命之水!然而,水患——这个阴魂不散的幽灵始终笼罩着整个中国人的历史,治水的悲壮呐喊一直贯穿整个中国人的历史!

在人类社会的历史长河中,宽厚仁慈而又神秘莫测的自然界,总是如此交织着悬而不解的死结。

黄河太古老也太凝重,黄河依旧是那条黄河。万年清澈的长江还来不及流过本世纪,再也不是昔日的长江了。

长江,水患百年,这历经百年水患的长江不知从何时起,变得如此狂躁而神经质了?!

 

不知从哪年哪月起,为了得到耕地;为了获取木材;为了养活超重的人口;为了追求单一的经济发展……长江流域的大片原始森林被砍光!可以肯定的是,几乎每一次当我们陶醉于对自然的胜利时,苍天差不多都给予了加倍的惩罚。

也许我们永远不会明白,背叛了莽莽苍苍的大森林得到的是水患的报应!

今年夏季的长江、嫩江特大水患至今仍使人心有余悸,可是,灾难之中仍有人肆意砍伐长江上游的生态林木。新华社819日消息称,当世界银行组织的14名生态环保专家考察雅砻江下游的二滩水电站库区的生态环境时,见到江面上浮着漂运下来的上万根三四米长、脸盆般粗的木头,横七竖八塞满了江面……

水患与生态息息相关,而生态的主体是森林。令人百思不解的是,珍贵的生态林木被如此一劳永逸地毁灭着,真不知这是人类历史的退化,还是人类理性的堕落?

 

在大自然的舞台上,人类究竟要扮演怎样的角色?

有人如是说,上游人把生态义务扔进长江,长江把下游人的生态权利冲进大海。

相关资料表明,在所有造成自然灾害的经济损失中,洪水占40﹪以上!这又说明和预示着什么呢?

在这次水患的第四次洪峰袭来时,长江中下游实施分洪,数十万人民饱含热泪放弃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。而在长江防洪大堤上,一对老夫妻正在抱头痛哭,一问才知道,他们四年前栽下的梨树今年开花挂果,原本指望有个好收成,现在却不知怎样了。老两口心里惦记,忍不住老泪纵横,点点滴滴模糊了江面上浑浊的波涛……

面对破碎的山川,流失的土壤,萎缩的森林;面对脆弱的防洪体系,风雨飘摇的家园和连年不期而遇的暴雨,谁也说不清,明年后年的长江又会怎样。

 

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也许这是唐王李世民对水的最高“结晶”。然而,水的辩证法我们并未真正找到。

有资料介绍,洞庭湖畔的安丰乡三面环水,被2.6万米防洪堤坝拱卫着。为了这道生命线,全乡5800名劳动力平均每人每年要在防汛中投工100多个。40年来,共挑土石方100多万立方米,费工7000多万个。全乡用于大堤的义务工费用,每年都在60万元。许多人忍受不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心理压力,纷纷背进离乡。1988年特大秋汛袭来时,一位村党支部书记在抢险动员大会上声泪俱下:“乡亲们,你们有亲的投亲,有友的靠友,无亲无友的就跟我上堤挑土吧!”

——这种场面是何等悲壮而又催人泪下呀。从古至今的中国百姓用血汗和眼泪筑起沿河两岸的大堤,他们渴望江河从此太平,于是含辛茹苦、穷年累月、一代接一代把大堤加厚加高,然而,江河从此太平的期盼却越来越渺茫!

其实,从中国古代的大禹父子开始,便有了对水的抗争和治水的自觉。可是,这仅仅是堵与疏的时代。几千年后的我们的时代,依旧停留在堵与疏的怪圈中徘徊!

诚然,水患可堵可疏,但终究堵不住也疏不通。水的辩证法不在波涛汹涌的大堤上,而在被我们践踏得体无完肤的森林中。

 

长江需要森林的呵护,森林依赖长江的滋养。在自然界的生存秩序中,没有谁是君临天下的主人,哪怕是自开自零的野花,抑或如今早已流离失所的动物,都跟人类一样是如此的平等!

要改造自然就必须服从自然,除此之外,人类并没有更多的特权。

四川省伐木工人唐松,今年5月刚从省城捧回“全国五一劳动模范”奖章。这个老实巴交的工人痛心疾首地反省:“这次长江洪水跟我有关,我破坏得太多了”,“树木砍多了破坏生态环境,是个错误。”

谁之错?也许再也没有必要把空泛的罪责归咎到某个人身上,关键的是未来,关键的是不能一错再错。但是,谁又有理由,谁又忍心责怪善良的唐松呢。

但愿唐松是中国伐木工人的最后一个劳模!

孔子曰: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让我们走近江河,走进森林,听听大自然不堪重负的心声,跟这山山水水进行无声的对话,进行天人合一的沟通。

善哉!

(注:本文包括即将刊载的两篇文章,其中的一些观点、理念、数据和时间概念——今天看来已经不合时宜,但若要重新改写,却实无理由和必要,故仍照其旧,不作增删。另,本人有关98水患的三篇文章所采用的压题图片,均来源于互联网,此处一并向知识产权的所有者致谢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