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水流深

歌德云:万峰之巅,群动皆息。成语云:静水流深。至高者,故能静也;至深者,故能静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从事教学、编辑等工作,现就职于某事业单位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慈母手中线(上)  

2010-06-26 22:03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●朝花夕拾●散文·原创●

慈母手中线(上)

●青儿

 

妈妈的心连着她手中的线,我永远也读不懂……

——题记

 

 

     在妈妈生活的那个美丽而贫穷的彝家山寨,她的针线活是出了名的。打我记事起妈妈的手头便没有真正闲着过,仿佛妈妈天生就同针线有解不开的缘分。

 我读初中那阵子,生活还没有现在富裕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,缝纫机还远远没有普及到这个闭塞的小山村,缝缝补补的活计全靠手工完成。那时,我一个月回趟家,把已经缀上不少补丁又针线脱落的衣服洗干净带回来。到了晚上,妈妈照常坐在灯光下不紧不慢地为我缝补,如果上衣或者裤子裂开了口子,妈妈会找出一块她舍不得用在自己身上的新布料,把针脚密密地、细细地补上去。妈妈叮嘱我要好好读书,她读书少,没多少文化,不会说什么大道理,常常就是简单的几句:青儿,家里你甭管,那怕化缘讨饭也要供你上学,我们这辈人就是吃了没文化的苦头。接下来妈妈背对着我深深地叹口气,又不停地忙着手上的活计。

 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,滇东北乌蒙山区的偏远农村在庄稼青黄不接时,缺衣少粮是常有的事。那年头,靠在生产队挣工分吃饭,象我们弟兄姊妹多的家庭,那时的困难可想而知。听着妈妈高一声低一声的叹息,我在心里猜想,也许妈妈有满肚子的话要对我讲,或者有诉说不清的酸甜苦辣、喜怒悲欢,但是她怎么也表达不出来,只觉得心里苦,于是便把对儿子的期望以及一个母亲对儿子无限深刻质朴的爱-----千针万线地缝进这如许几多的补丁!

 有时,我第二天就要返回学校,妈妈因为实在太忙,来不及提前把我的那堆衣服弄好,她便连夜为我缝补。经常已经夜深人静了,她还没有休息,有时我都睡醒一觉,屋里的灯光依然不知疲倦地亮着,她依然不知疲倦地忙乎着。我蒙在被子里流下的眼泪渗透着妈妈一声接一声的咳嗽,在这寂静的深夜是如此的触发人脆弱的情感.那时,我在心里暗暗发誓:总有一天要让妈妈和全家人穿上不打补丁的衣服,一定不让妈妈再为儿女、再为这些补丁操碎了心......

(待续)2010年6月26日 - 青儿 - 静水流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