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水流深

歌德云:万峰之巅,群动皆息。成语云:静水流深。至高者,故能静也;至深者,故能静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从事教学、编辑等工作,现就职于某事业单位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慈母手中线(中)  

2010-06-26 22:16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●朝花夕拾●散文·原创●

慈母手中线(中)

●青儿

 

妈妈的心连着她手中的线,我永远也读不懂……

——题记

 

 

 那是1988年7月,我考取了昆明的某所大学,弟弟考取四川绵阳市的某所重点中专,妹妹则考取了县设初中。因家境贫寒辍学回家的哥哥也恰巧在月初转为一名光荣的公办教师。这接二连三的喜讯使这个小小的山寨沸腾了!也难怪,在这个落后的彝家山寨,我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,而弟弟则是第一个中专生。妈妈乐不可支地说,青儿,总算有个盼头了,你为妈妈争气,弟弟也为妈妈争气,这些年的苦心没有白废……妈妈语无论次地说着说着,不禁泪流满面。我仔细端详着妈妈,只见她的双手布满了老茧,头发已经星星点点地花白了。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觉得鼻子有股酸酸的感觉。这是怎样的矛盾和悲哀呀!在我们兄弟姊妹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中,体弱多病的妈妈无可阻挡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衰老了。如同古往今来千千万万的人一样,妈妈真的不可能再年轻!

 高兴过后,一家人又犯愁了。对我们这个已经穷得叮当响、差不多快揭不开锅的家庭来说,这一大笔的学费去哪里弄啊?妈妈叹了一口气,转过身去和爹爹小声商量。她安慰我们说,这世上没有走不通的路,没有过不去的河。第二天,爹爹天不亮就出去了。我不敢问,但肯定又去四处找亲戚朋友借钱了。妈妈也一大早就起床,把我和弟弟的所有衣服翻出来,一件又一件地补,一件又一件地缝。妈妈的神态是那样的满足和幸福,又是那样的心事重重。多少年后,当我回想起这个情景时,我仍觉得心里隐隐作痛,意识到自己对妈妈欠下了一笔无法偿还的债务和抱愧一生的内疚!

 我离开故乡到昆明上学的那天晚上,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,谁也没有睡意。妈妈忙着帮我收拾行旅,她叮咛我,到了学校不要忘记给家里写信,饭钱不要省,要尽量吃饱,课里课外要听老师的话,感冒着凉要及时医治……我告诉妈妈,我现在长大了,请她和爹爹放心。妈妈一脸凄苦地说,青儿,你们小时候我和你爹爹盼望你们快快长大,将来有了出息能有口公家的饭吃,现在你们一个个象小鸟长大了,要离开娘,妈妈心里边疼!

  第二天一大草,我就出发了。妈妈一把冷一把热操持这个家,腿上落下了风湿病,因为没钱治疗,多年一直末痊愈。她拖着一双病腿和爹爹把我送出很远,当我一步一回头向他们挥手,示意他们回去时,我看见妈妈和爹爹并排站在山岗上,早晨的风吹乱了妈妈的鬓发,吹乱了妈妈对儿子的每一缕痴情。她不停地背过头去抹眼泪,等我下了山坡,拐进一片树林他们看不见我时,我情不自禁地奔跑起来,此时,我的泪水象决堤的水,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,我任凭眼中的泪水自由放任地顺着双颊滴落在这块黄土地上,这块我千呼万唤的黄土地沾挂着我儿时金色的幻想与憧憬、记载着我憨厚慈祥的双亲对儿女们牵肠挂肚的思念、回应着妹妹小时候妈妈哄她入睡时渐唱渐低的古老的歌谣……

 再见了,这块我梦牵萦怀的黄土地;再见了,这块黄土地上我的亲人们!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(待续)2010年6月26日 - 青儿 - 静水流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