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水流深

歌德云:万峰之巅,群动皆息。成语云:静水流深。至高者,故能静也;至深者,故能静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从事教学、编辑等工作,现就职于某事业单位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 
 

妈妈,儿子每月给您写封信(下)  

2010-05-07 17:26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散文.原创

 

妈妈,儿子每月给您写封信(下)

 

谨以此文献给我老弱病残的妈妈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 ---题记

 

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三

   时间如白驹之过隙,转瞬而逝。每当夜雨阑珊,免不了记起金色的童年或者大学时代的流光溢彩,而在对自己经历的风霜雨雪的纪念和凭吊中,总会不由自主地畅想那些蹉跎的岁月、年轻时的妈妈、历久弥新的乡情和情意笃深的家书。

   现在,我相信阿伟的那句调侃了,或者说是那句调侃触发的联想。母子之间密切的书信往来,从1992年7月参加工作起就晋渭分明地划出了界限。我被分配到一家事业单位,尽管有很多的委屈和不情愿,并因此学会了借酒浇愁,以酒遣怀,但毕竟经济上从此独立了,再也用不着伸手给妈妈要钱。反正从那时起写信成了一种急于推脱的负担,给父母的书信越来越稀疏,到最后,这种千金不换的温柔嘎然而止,一年半载没有任何音讯传递回家也无所谓。不过,说句真话,不是不想妈妈,而是人性之弱使得我懒得动笔了。

   几年前,承包供销社房屋的一位堂姐家安装了彝家山寨的第一部电话,使我仿佛找到了一条连接母子情感的捷径。遇到什么要紧或急办的事情便请堂姐转告,或让妈妈来接电话。一次去昆明出差,一位同事想要点家乡的土特产,就借用他的大哥大打电话过去,告诉堂姐让妈妈半小时后来等我的电话。恰巧那天有个会议要参加,散会后把这事给忘记了。晚上躺在旅馆的床上看书时,才突然想起来。于是匆忙到服务台找电话,接通后就听到妈妈焦急的声音:“喂,是华儿吗?我是妈妈……”原来,妈妈从早上九点钟便眼巴巴地守候在电话旁,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。堂姐劝她回去吃点东西,她不肯,老是担心我出了什么事,整天闷闷不乐、心事重重的样子。妈妈在电话里听我讲明原委后如释重负,轻松地说:“哦,这回事,明天我就请人从县城托运过来。”但是,电话这头的我却哆嗦了,“妈妈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了!”不觉间,泪湿青衫,模糊了双眼。妈妈不容置疑地打断我的话,说:“什么话呀,只要你好好的,妈妈就放心,这么长时间了娘儿俩能说说话,哪怕再等十天半月也值得,睡觉去吧。啊,没事就挂了。”妈妈实在是举重若轻,实在是独挡风浪。放下电话,我百感交集,千言万语表达不清这份作孽内疚的心迹。

   可怜天下父母心,天下父母谁可怜?

   我已近不惑,这个年龄对许多人间世事看得平淡坦然了,而对许多人间世事又看得凝重珍贵了。母亲舐犊之情超越一切,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。作为做儿女的总想找点机会报答,但每次都被婉言谢绝。妈妈还是那句话,现在日子好过了,不缺钱。她说的也许是事实,我们兄妹相继工作后,家境发生了截然不同的逆转,父母一生勤劳,因为没有了儿女的拖累,几年下来家道殷实。妈妈把毕生的精力和一颗心全部给了儿女,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灵芝仙草配得上等价的答谢呢?

   去年春耕前夕,那是个心绪纷乱的日子,一位好友的歌碟让我忧从中来,绵绵不绝。就是那天,上中学的侄儿告知,家里也安装电话了。我急不可待地拨号过去,是妈妈的声音,真是妈妈那熟悉湿润的声音!我说,妈妈,今后我们母子联系方便多了。妈妈也说了很多话。本来我准备好这次一定要对妈妈说:“妈妈,儿子真的好想您!”但不知何故,我在电话这头却泣不成声,事先想好的话一句也没说。只记得,我用感冒了掩饰自己的抽泣声,便匆匆挂了电话;只记得,妈妈说虽然有了电话其实还是写信最好,能不能每月给她写封信?

   写信。写信!每月给妈妈写封信!

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四

   曾经是那样热切期待着回家的日子,不知何时,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渐渐对回家有了重重的心事。怕回家,怕回家看到妈妈的两鬓白发;怕回家,怕回家看到妈妈黯然神伤面对的冷火秋烟;怕回家,怕回家返城时看到妈妈依依不舍老泪纵横的双眼……

   其实,现在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想回家,比任何时候都想老弱病残的妈妈!

   在富源县教书的妹妹玉琳假期回家探望妈妈,她收假前到我这儿蹓跶了一圈。妹妹说,妈妈没事的时候便戴着老花镜读我的信件,那些信笺都发黄了,有的已经残破不堪,她便用胶布重新粘贴好,不厌其烦,一封一封地细细阅读。妹妹还说,妈妈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收到如同我们做学生时每月写回家的书信。

   妈妈的心我永远也读不懂,不过有一点我彻底禅悟了:一封普通平常的书信,竟然如此令人心碎地牵动她对儿女的一片不改的痴情和惦念,支撑着她无怨无悔地走过漫长而短暂的风雨人生。

   妈妈的话使我潜伏的游曳之思弥漫整个心空的每一个角落,又缓缓如雨后天晴穿梭出乌云的一轮月儿明朗起来:书信,有时就是语言和文字之间的分界,亦虚亦实,隔着千里迢迢的距离。妈妈盼望我给她一封书信,原本是举手之劳的细节,而这个细节是妈妈夕阳黄昏的支点,被我漫不经心地忽视了,有如千秋一梦的割舍。曾几何时,学生时的每个假期兴冲冲赶到朝思暮想的家,妈妈甭说欣喜无比,忙里忙外,但是寥寥几句寒暄之后,娘儿俩四目相对,竟然无语。书信里那些任意抒发的情感,在妈妈面前时怎么也变不成脱口而出的话语。

   现在细想这些年来如落花流水般的光阴,每一桩往事都留下太多的遗憾,其中的许多细枝末节在有意无意之中早已化作长久的隐痛,犹如一块块的伤疤,不经意间重新被划破,便流出潋滟的鲜血,而每当想起这种“书信情结”中不能弥补的空白,就使人感到一阵凄恻而揪心的悲哀。我知道,有许多的相逢际遇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到,而有许多的相逢际遇错过了还可能以另一种方式重头再来,这也如同大自然中被掩埋的根芽,春风化雨便会长叶开花。

   上个月某个静谧空灵的夜晚,月明星稀,心境呈现从末有过的恬淡和安宁,我坐在书桌前开始给妈妈写信,一种久违的怡悦和幸福袭面而来,情意漪澜,暖意浓浓。这是夏日的夜,窗外不知何时刮起了凉爽的夜风,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夜雨,也不知何时夜风吹拂夜雨从窗棂外飞进来,晶莹剔透的水珠洒落在雪白的信笺上,又慢慢沁湿数页纸张,宛若昔日洒落在大学时某间教室里的泪痕。我写道:“妈妈,儿子今夜特别想您,其实以前的每一个昨夜也特别想您——是夜晚连着白天的那种思念和梦想。妈妈,您老人家到院子里看看吧,那颗最亮的星星是儿子透明的心……”

   “五一”节前夕,妈妈回信了。小时候,我隐隐约约从别人口里得知,妈妈是一个曾经的才女。我面询妈妈,她微妙地闪现不易察觉的羞涩,避而不谈,一笑了事。此前的书信都是爹爹代笔,这次是妈妈的亲笔信,字体娟秀清丽,行文流畅雅致,我似乎能看到她灿烂的微笑和行云流水般的从容自如,她说:“孩子,今晚月光如水,亦幻亦真,妈妈读你的信时,院子里如水的月光连同晨钟暮鼓的万家灯火,在每一个早晚已经把所有的不快乐照得明亮。我一样的想你,也一样有着透明的思念和梦想,因为,夜晚的梦想是白天剩余的思念,白天的思念是夜晚千回百转的梦想……在妈妈心中你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仍旧是那个黄昏或者清晨带着他的小花狗,在妈妈的前后左右蹦蹦跳跳走过田埂的懵懂少年……”

(全文完)

 

 2010年5月7日 - 青儿 - 静水流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